從GaAs產(chǎn)能來(lái)看2024年半導體供應鏈重塑

作者 | 發(fā)布日期 2024 年 01 月 11 日 15:04 | 分類(lèi) 功率

進(jìn)入2024年,砷化鎵產(chǎn)能需求在持續增長(cháng)。

記得在2023年第二季度的時(shí)候,砷化鎵產(chǎn)能非??杖?,全球第一大砷化鎵代工廠(chǎng)穩懋產(chǎn)能利用率只有30%。當時(shí)我就意識到,到第四季度砷化鎵產(chǎn)能可能會(huì )出現緊張現象。于是,跟公司業(yè)務(wù)討論完市場(chǎng)需求后,在第三季度進(jìn)行了備貨,確保安全庫存。

站在去年的第二季度,我預判2024年第一季度產(chǎn)能會(huì )趨于平穩,砷化鎵代工廠(chǎng)的產(chǎn)能也將恢復和加大,不會(huì )出現產(chǎn)能再次緊張的現象。

我的判斷出現了錯誤,而且這個(gè)判斷沒(méi)有及時(shí)糾正。

source:拍信網(wǎng)

2023年8月29日,H公司手機上市,不鳴而已,一鳴驚人。遙遙領(lǐng)先傳導整個(gè)市場(chǎng),消費者情緒高漲,一機難求。產(chǎn)品是基礎,宣傳是生產(chǎn)力。宣傳帶來(lái)的市場(chǎng)影響力,驚四座,風(fēng)云起。

這個(gè)時(shí)候我應該有意識,這是市場(chǎng)人員最基本的敏銳力和判斷力,然而我遲鈍了,沒(méi)有對此進(jìn)行思考和分析。思維還沉陷于產(chǎn)品和市場(chǎng),內卷占據了心智。

對于芯片設計公司,芯片技術(shù)研發(fā)、供應鏈成本和管理、市場(chǎng)推廣和銷(xiāo)售,這三塊是芯片設計公司的基礎和核心,產(chǎn)品方向和定義是靈魂。

有了好的開(kāi)頭,調子就起得更高,據悉,H在某手機銷(xiāo)量持續增長(cháng)的推動(dòng)下,已上調了2024年智能手機出貨量目標。H將智能手機2024年的出貨量目標定為6000萬(wàn)臺至7000萬(wàn)臺,相比于2022年3000萬(wàn)臺的出貨量,直接翻倍。

我似乎聽(tīng)到一種很熟悉的聲音,“倒車(chē)請注意,倒車(chē)請注意,路人請讓開(kāi)”。如果真是這樣,2024年中國半導體供應鏈又要開(kāi)始重塑了。

“興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” 只有初創(chuàng )芯片設計公司才能真正體會(huì )產(chǎn)業(yè)的變化和沉浮,在半導體制造供應鏈端,初創(chuàng )芯片設計公司的話(huà)語(yǔ)權是非常有限的。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只能在狹縫中求生存,出奇兵,抓住時(shí)機。

這恰恰也是中國芯片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的機會(huì )所在,平靜如水的市場(chǎng)是不會(huì )有機會(huì )的,起起落落才能造就機會(huì )。中國市場(chǎng),中國手機市場(chǎng)是不可能平平穩穩的。江山代有人才出,各領(lǐng)風(fēng)騷數五年。

手機市場(chǎng),是半導體芯片重鎮,約占整個(gè)半導體產(chǎn)能的40%。手機市場(chǎng)一波動(dòng),整個(gè)半導體供應鏈就要重塑。從砷化鎵工藝來(lái)看,80%的產(chǎn)能用于手機市場(chǎng),20%用于路由器、小基站和其他。所以,手機市場(chǎng)變化影響最大的是砷化鎵產(chǎn)能。

從全球來(lái)看,砷化鎵PA主要上市公司有Qorvo、Skyworks、Qualcomm、Murata、Broadcom、卓勝微、慧智微、唯捷創(chuàng )芯、立積、康希通信。

不計算國外PA公司出貨對應的砷化鎵產(chǎn)能,我對2023年國內手機市場(chǎng)PA需求對應的砷化鎵產(chǎn)能進(jìn)行了統計,一年的需求在30萬(wàn)片左右。2024年手機出貨將增長(cháng)4%,國產(chǎn)替代將增長(cháng)20%,加起來(lái)是24%的砷化鎵產(chǎn)能需求增長(cháng),2024年砷化鎵產(chǎn)能需求是37.2萬(wàn)片。

2024年,4%的手機出貨增長(cháng)不會(huì )有太大爭議,爭議點(diǎn)在國產(chǎn)替代增長(cháng)20%。國內PH2 PA的市場(chǎng)規模在25億人民幣左右,這一部分基本上都是國產(chǎn)。PH5N PA+L-PAMiF市場(chǎng)規模大約40億人民幣,大部分也是國產(chǎn)。2024年國產(chǎn)PA的主要增長(cháng)點(diǎn)在于PAMiD,PAMiD用于旗艦機,增長(cháng)有限。

評估下來(lái),2024年每個(gè)月3萬(wàn)片的砷化鎵產(chǎn)能需求是能被滿(mǎn)足的,穩懋有4.2萬(wàn)片/月產(chǎn)能,宏捷科有2.6萬(wàn)片/月產(chǎn)能,三安集成有2萬(wàn)片/月產(chǎn)能,立昂有5000片/月產(chǎn)能?,F在的問(wèn)題是產(chǎn)能沒(méi)有真正開(kāi)動(dòng)起來(lái),對未來(lái)需求不確定。

據了解,現在國內PA公司給出的砷化鎵產(chǎn)能訂單跑到了4萬(wàn)片/月,造成了砷化鎵產(chǎn)能短期的緊張。穩懋和宏捷科還有國外PA公司訂單,他們的砷化鎵工廠(chǎng)也基本滿(mǎn)產(chǎn)。

我個(gè)人判斷,2024年砷化鎵產(chǎn)能不會(huì )一直這樣緊張,但砷化鎵產(chǎn)能的分布格局在未來(lái)會(huì )有很大變化。

實(shí)際上,封測廠(chǎng)也開(kāi)始回暖,從去年12月份開(kāi)始訂單明顯增加。整個(gè)中國來(lái)講,擴建了那么多封測廠(chǎng),封測是不可能缺產(chǎn)能的,結構性的問(wèn)題才導致產(chǎn)能緊張。

不管是晶圓廠(chǎng)還是封測廠(chǎng),得客戶(hù)者得天下,優(yōu)質(zhì)客戶(hù)的爭奪會(huì )非常激烈,當價(jià)格降到一定的程度,大客戶(hù)也沒(méi)有什么好選擇的,到哪里都是差不多的價(jià)格,彼此的認同和良好的配合成為互相選擇的基礎?,F在是大的封測廠(chǎng)相對穩定和飽和,新創(chuàng )業(yè)的封測廠(chǎng)則是產(chǎn)能空空。晶圓廠(chǎng)和封測廠(chǎng)都要靠規模生存的,沒(méi)有規模就沒(méi)有成本優(yōu)勢。

只要是做手機市場(chǎng),就避免不了大起大落的市場(chǎng)波動(dòng),整個(gè)供應鏈也隨著(zhù)起伏?,F在中國整個(gè)半導體供應鏈都是跟著(zhù)手機走,跟著(zhù)大客戶(hù)走。初創(chuàng )芯片公司要么避開(kāi)他們的產(chǎn)能沖突,要么借勢大客戶(hù)爭搶產(chǎn)能,只有如此,初創(chuàng )芯片公司才能破解產(chǎn)能之困。

半導體供應鏈是芯片公司的命脈,芯片公司只有做大才能立足于半導體供應鏈。2024年是中國半導體供應鏈重塑的一年,也給了初創(chuàng )芯片公司一次很好的機會(huì )。

來(lái)源:鐘林談芯

更多SiC和GaN的市場(chǎng)資訊,請關(guān)注微信公眾賬號:集邦化合物半導體。